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编辑:庸碌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8 13:30:20
编辑 锁定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Cleveland Museum of Art):是美国最重要的美术馆和博物馆。位于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中心以东克利夫兰大学圈地区。1913年成立,艺术作品超过43000件,其永久性画廊是1916年建设的。它以其广泛收集前哥伦布艺术,中世纪欧洲、亚洲和印度的艺术而出名。博物馆收藏的亚洲艺术品是美国拥有最好的。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成立于1913年。
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的收藏品包括,中国的艺术、现代欧洲艺术、非洲艺术、绘画、版画、欧洲绘画及雕塑、纺织、伊斯兰艺术、美国的绘画及雕塑、希腊和罗马艺术、当代艺术、中世纪艺术、装饰艺术设计、艺术古代美洲和大洋洲、摄影和当代艺术。
博物馆今天不只是艺术的家园,还能够提供多种功能,并举办丰富多彩的活动,为艺术家和观众提供一个理想的环境,以培养创造力。
中文名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外文名
Cleveland Museum of Art[1] 
类    别
艺术博物馆
成立时间
1913年  
所在地
美国 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
馆藏数量
43000件藏品
馆藏精品
古代青铜雕塑的阿波罗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历史溯源

编辑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是美国最重要的大型艺术机构之一。建于1916年的博物馆由当地建筑师哈贝尔和贝尼斯设计,采用希腊复兴式殿宇形制。建筑位于由奥姆斯特德兄弟规划设计的水景公园的端头,环境优美。博物馆的大型铸造有独特的历史。1970年由于气象局爆炸事件摧毁了部分。2004年6月,博物馆获得了古代青铜雕塑的阿波罗Sauroktonos,是雅典的普拉克西特利斯的原创作品。博物馆收藏的亚洲艺术品是美国拥有最好的。[2]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馆藏精品)
然而,随后一系列的增建行为,包括马塞尔·布罗伊尔附馆的建造,令原本合理有序的空间规划变得相互脱节,如迷宫般混乱拥挤起来。2001年,拉斐尔·维诺里建筑师事务所接到委托,通过一系列扩建和改造来创建新的建筑格局,以解决空间规划的杂乱无序。设计中创建了将整个博物馆空间串联整合的展廊,既可容纳不断增加的艺术馆藏,也可以将原本不同的建筑语汇整合为一。[3] 
第一画廊的收藏品展示墙把艺术和技术融为一体,使它们成为了这个造价1亿美元的修整工程的一部分。展示墙是一面40英尺宽的触摸屏,一共由两面15X5单元的科视微砖视频墙组成,同时还使用了科视交互式工具箱。这座四单元宽,三单元高的“线与形”视频墙和另一套交互式工具箱位于游戏画室(Studio Play),这是第一画廊面向儿童的早期学习区域。
收藏品展示墙能同时让16个人使用ipad交互式一体机上的射频识别标签与触摸屏进行互动。游客们可以使用博物馆内的ArtLens应用程序在iPad上建立他们的个人收藏品,以及自主规划游览路线。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建筑布局

编辑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11张)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占地接近34000平方英尺。设计聚焦在1916年的老建筑上。如果将其设想为镶嵌在指环上的一块“宝石”,增建空间以及翻新整修后的布罗伊尔附馆则构成串联空间的“指环”。一些其他的旧加建体则被拆除,改造为一个宽敞的室内阳光广场。
广场上空的玻璃罩棚有钢骨支撑,带着倾斜的微微弧度,现代而优雅。整个博物馆建筑群都围绕着阳光广场而建。广场采用无柱设计,室内景观和自然光使这里成为人流汇集的焦点,宽敞明亮的大空间也为大型公共集会提供了场地。
新建的东西侧翼展廊将广场围合,并逐渐向1916年的老建筑聚拢。新旧建筑交汇处的展廊和人行天桥采用全玻璃设计,可让参观者毫无遮挡地看到旁边的历史老建筑。新建侧翼展廊的外墙面采用花岗岩与大理石交互拼贴的设计,展示出与1916年老博物馆建筑和布罗伊尔附馆完全不同的两种建筑美学。通过这种方式,“现代”与“历史”既各自保留其独特性,又结合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根据博物馆的筹款计划,改扩建工程分为两期进行。施工期间博物馆仍保持部分开放。一期工程于2009年完成,包括1916年旧博物馆和布罗伊尔附馆的改造工程,以及东翼展馆的新建工程。第二阶段工程开始拆除其他的附属建筑物,腾出空间建造中央广场和西翼展馆。[3] 
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博物馆的建设和改造工程,“建设未来”,目标是从2005年开始到2011年完工。第一阶段的工程造价九百三十万美元超过预期,并推后重新开放了9个月。
新馆将采用中国气象局的两个标志性建筑,1916年美术艺术南部建设和1971年的北楼的马塞尔布罗伊尔,两者正在全面整修。在2008年6月,该馆推出的第一批成果,这一建设和改造工程,并重新开放在二楼的1916年建设的画廊。
即将开展的项目里程碑还包括在东翼于2008年10月开设一个特殊的展览面积和在2009年6月安装现代和当代艺术画廊内的主要的新建成的东座。[2]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新馆于2012年10月与公众见面。整个建筑共有四层,表面墙体由镜面黑色不锈钢覆盖,取代了旧博物馆馆址上复杂的场馆结构。这个六面镜面结构的建筑是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新馆外观设计。设计者是伦敦建筑师法西德·穆萨维(Farshid Moussavi)。新博物馆的内部空间中空全高至建筑顶层,墙体结构外露,表面施以明亮的蓝色。白色的楼体台阶通往每层楼的各个陈列室和展厅,包括顶层一个大型的展示空间,该空间天花板的颜色与博物馆内部墙体采用相同的蓝色装饰,以改变博物馆一成不变的“白盒子”标准展示空间。由于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馆藏有限,其工作的重点在于策划和举办公共的艺术项目及活动。因此,建筑师在博物馆的地下设计了一个两层楼高的多功能厅,用于满足这些公共项目及活动开展的需要。[4] 
新馆的展示空间大大增加,达到88629平方米,场馆占地面积为592500平方英尺(55045平方米)。需要提及的是,修复室所占面积总和为18000平方英尺(1672.25平方米),相当于四分之三个足球场那么大。将几座相对孤立的场馆连接为一个 整体的中央玻璃顶棚面积达39000平方英尺(3623.2平方米),用去了782块玻璃嵌板。[4]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永久馆藏

编辑
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的收藏品划分为15个部门,包括中国的艺术、现代欧洲艺术、非洲艺术、绘画、版画、欧洲绘画及雕塑、纺织、伊斯兰艺术、美国的绘画及雕塑、希腊和罗马艺术、当代艺术、中世纪艺术、装饰艺术设计、艺术古代美洲和大洋洲、摄影和当代艺术。
艺术家为代表的重大工程包括卡拉瓦乔、埃尔格莱戈、普桑、鲁本斯、弗兰斯哈尔斯、杰勒德大卫、戈雅、JMW特纳、达利、马蒂斯、雷诺阿、高更、教会、科尔、柯罗、艾金斯、莫奈、梵高、毕加索、波纹管。
博物馆一直在积极收购后二十世纪的艺术,具有重要的作品有沃霍尔、波洛克、克里斯托、基弗、里希特、克莱门特、Kossoff、曼戈尔德、坦西和莱维特等等。[2]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展馆视频

编辑
一楼展厅
一楼展厅 (16张)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在一楼展厅安装了可互动的触摸屏,观众可通过触摸屏这种新方式来欣赏绘画和雕塑作品。站在40英尺宽(约12.2米)的触摸屏前,屏幕上显示了许多贺卡大小的图像,将展厅内的3000多件藏品全部呈现出来。当观众触摸一个图像,该图像就会放大,其他类似的藏品会自动出现在周围。观众还能从屏幕上了解展品在博物馆的实际位置。[5] 
当观众点击图像一角的心形图标,就可以把图像传送到自己的iPad上来。观众可以自带iPad或向博物馆租借,租金为每天5美元。观众可以根据自己最喜欢的展品列表来策划参观路线,这些路线还可以与其他观众共享。”迄今为止,有200多个观众策划了自己的参观路线。[5] 
在整座博物馆,观众都可以通过iPad来学习藏品中的信息。”iPad程序一个最简单的特征也正是其最有效的一点就是:在很多情况下,iPad可以展示展品的原始环境,比如,当您欣赏一幅挂毯时,您可以通过iPad看到一间挂满了挂毯的房间,这比在美术馆的白墙上看到这幅挂毯更有启发性。[5] 
IPad还可以提供展品有关的录像。当游客对理查德·龙的雕塑作品“康沃尔郡的圆圈”感兴趣的时候,就拿出IPad并打开一个时长一分钟的视频。这件作品由数十个不规则的石块构成,博物馆在安装它的时候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该视频浓缩了整个安装过程。如果把视频直接展示在展品边上会影响一部分观众欣赏作品。IPad程序让展馆回归天然。[5] 
观众还可以从另一个屏幕上下载一幅大型挂毯的各个部分,这幅挂毯描绘的是波尔修斯的神话故事。观众可以把这些小元素重新安排到连环画或者电影预告片里。这个程序表达了一个严肃的观点:它让人们了解到挂毯是“用来叙述故事的机器”。观众可以从几英尺远的地方下载毕加索名画《静物与饼干》的各个组成部分,并重新组合安排成一幅新画。[5] 
随着「第一展厅」的开放,博物馆还可以做更多改进:他们引进了苹果手机和安卓版本的系统,并且还会继续引进新技术。馆长表示,虽然他们在数码科技的应用方面已经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但他们还将继续努力。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相关事件

编辑
意大利官方2009年7月2日向公众展示了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归还的14件意大利文物。这批文物曾遭遇掠夺、偷盗、走私,其中历史最久的一件文物可上溯至公元前9世纪至公元前8世纪。[6] 
当天归还的文物属于意大利多个文明时期。其中有一尊公元前9世纪至公元前8世纪的意大利撒丁岛长角弓箭手塑像、两只公元前6世纪的锡耶纳银手镯、一件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前4世纪的陶器、一个14世纪的镀金十字架等。[6] 
这些文物是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通过购买或接受捐赠获得。博物馆强调,得到这批文物时并不知道它们是赃物。[6] 
经过协商,意大利政府与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去年11月签署协议,博物馆同意归还文物,意大利则允诺长期将其他一些文物借给博物馆展览,双方还将联办展览。[6] 
意政府称这批文物将分送至它们的“故乡”,由当地博物馆负责保管。通过签署类似协议,意大利成功地从美国加州J·保罗·格蒂博物馆及纽约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索回数十件流失文物。[6]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